呐~不吃苦瓜

[靖苏]君知否(四)

四、只道赤子心

从靖王府回到雪庐已是傍晚,一路上梅长苏心里都在想着方才景琰的一席话。

“景琰今日初见先生便觉先生非普通谋士,只懂算计人心行阴诡之事。十二年来景琰心中有一事从未对人说起今日愿与先生坦诚告知。”听到此处梅长苏心里已经放下了之前的忐忑,他从景琰的眼里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决绝和坚定。他没有回答,没有讲话只是直视着那人的眼睛,想要传达给他同样坚定的信念。

“十二年前金陵发生了一件谋逆案,一代贤王因此陨落,世代忠臣林氏一族就此泯灭,七万赤焰军青山埋骨,还有小殊。。景琰深信此案乃有人刻意诬陷却苦无实据为兄长、好友洗雪冤屈。今日与先生相识感知先生麒麟之才还请先生助我为冤死之人昭雪于天下。”

十二年前梅岭一场大火让七万忠魂无处安葬,让自己面目全非,挫骨削皮之痛自己都忍过来了,撑过来了。然而当今天亲耳听到景琰一席肺腑之言才知道这十二年来的苦并非自己独受。有个人和自己一样渴望还祁王哥哥,还林家,还七万赤焰军清白,梅长苏坐在案前突然笑出了声。

“不哭!苏哥哥不哭!”飞流本靠在他膝上折纸,听到他的笑声抬头一看却看到苏哥哥泪如雨下一时慌了手脚。

“飞流放心,苏哥哥没有哭,苏哥哥这是高兴。飞流你知道吗,这一路风雨苏哥哥以为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挚友的厌弃和怀疑,却想到那个水牛还是那个样子。认定的事便不会更改。这十二年的藏拙怕是有心而为之,连你蔺晨哥哥的琅琊阁都被他骗了,你说是不是应该高兴?”梅长苏轻拭眼角的泪水,用飞流从未听到过的语气说着。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里有着从未有过的骄傲,而飞流更不会注意到。

“高兴,苏哥哥高兴,飞流高兴!”单纯孩子只因为他的苏哥哥高兴,自己便觉得满足,其他的都不重要。

“是啊,苏哥哥高兴。”梅长苏抚摸着飞流的头似回答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两人说话间门口似有响动,飞流立刻起身前去,待看清来人更是一脸不高兴。

“我一路行来这满侯府都没人发现我,倒是被你发现了。”来人正是前几天在这侯府跟飞流打过一场并把飞流打败了的禁军统领蒙挚。

“飞流,蒙大哥是客人让他进来。”

“哼!”虽然不喜欢这个自己打不过的人,飞流还是听话让出路来。一个闪身人就不在了。

“小殊,十二年了,你还是回来了。你身体还好么?这次回来你有何打算倒是要告诉我,我才知如何帮你啊!这刚入冬你就点上了火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见梅长苏拥裘而坐还烤着碳火蒙挚心里有种苦不堪言的难受,眼前的人曾经是众所周知的小火人。可如今。。。

“蒙大哥,回来之前没有通知你就是怕你这样,当年那个阳光明亮的林殊已经在十二年前死于梅岭了,现在你面前的是梅长苏。”感受到蒙挚眼底的悲伤,梅长苏轻叹道。

“小殊。。。”听他这么说饶是蒙挚这般铁血硬汉也是觉得眼眶一热,他不知道为什么小殊会变了样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怕冷,他很想问个明白却又不敢问。他怕答案会让自己承受不住。

“蒙大哥,如今你已是禁军统领深受恩宠,何必受我所累呢,只要你装作不认识我,已经帮我大忙了。”梅长苏嘴角带着蒙挚陌生的浅笑,说着他没想过会听到的话。

想到当初在林帅麾下,尽管时间不长却也是有过同袍之义,如今这人居然想要和他撇清关系,蒙挚不由怒从心来。

“你把我蒙挚看成何等样人?忠义在心不在名!祁王当年是什么样的人,林帅当年又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不知道么,十二年来我从未相信他们会谋逆!”

梅长苏只觉得眼眶一热,原本冰冷的心竟是一点一点的变暖了。蒙挚看他这样知他心底的苦,也不忍再苛责于他。

“小殊,今天在宫里我看到你和靖王了,你想扶持靖王么?这些年他因着祁王一事并不受陛下重视,而且靖王似乎不善权谋啊。”

梅长苏知道蒙挚是真心替他考虑心中一暖便也撇开了心中的顾虑。

“蒙大哥你太小瞧景琰了,就我今日所见景琰已是今非昔比了,更何况还有我呢,既然我已从地狱归来,便会不择手段达成目的,为此就算让我往无辜之人心上插刀子我也会去做,为了让那些恶贯满盈之人倒下,这些阴狠之事便让我去做吧。”

听他说的如此决绝蒙挚只觉心中一痛。

“既是如此,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一定要言语。可不能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了。”

“蒙大哥,谢谢你。。如今我都还能应付,只有一事要拜托你。千万不要告诉景琰我是谁。”

“这是为何?”

“无论如何我都做不回林殊了,就让他以为那个和他一起长大的明媚少年已经葬身于梅岭吧,现在我已经是从地狱回来的恶鬼,连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又何必让他认出我呢。。”

“小殊。。你这又是何苦呢?”蒙挚抿着双唇低声叹息。

“蒙大哥,时辰不早了,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没有回答蒙挚的疑问,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他不在意任何人如何看林殊却偏偏怕景琰厌弃自己。


评论

热度(17)